MBA和企业管理的区别?
2018年-12月-21日 14时:16分:25秒

  我刚知道MBA不是大学本科学的,那大学本科学什么专业能和MBA挂钩?我准备上完本科再学的。

  1336获赞数:3010本人MBA研究生毕业,长期从事质量管理、采购管理、运营管理等。现担任顾地科技运营中心高级运营经理。向TA提问展开全部报考的条件不一样。企业管理硕士只要符合国家统一的报考规定即可,一般是需要本科学历,也就是说,应届生与在职人员均可报考。MBA报考必须是大学本科毕业后有3年或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员;大专毕业后有5年或5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员;已获硕士学位或博士学位并有2年或2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员(指毕业日到入学日),需要一定的工作经验。考试科目不一样。MBA入学考试要参加全国一月份的挂历类联考,联考科目是数学、写作与逻辑一份综合试卷,另外考一门英语,政治在复试中与面试一起进行考查。而企业管理需要参加全国一月份的普研统考,科目有政治、数学、英语、专业课等。

  认可度。目前普遍的对传统硕士的认可度高些,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学术型的企业管理硕士已经不具备优势,在学术研究上仅仅是读博的一个跳板,缺乏独立研究问题与课题的能力,就业上因为不具备工作经验,竞争力没有MBA专业型硕士强,MBA学员因为其入学前已经有相当的实践经验,同时学习过程中也注重与实践的结合,能很快适应企业的实际工作。随着国家的培养政策的调整,未来会逐步的调整专硕与学硕的比例,据悉最终的目标是专硕占70-80%的比例,学硕占20-30%的比例。

  展开全部MBA 就是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企业管理硕士的缩写大学是有工商管理这一学科,只读完本科的话只是学士,拿到管理学士学位...只有读研后才能获得硕士学位.

  其实考研MBA的话,不一定要是读企管或公管的...只要你有兴趣都是可以攻读

  MBA的,当然要先通过考研的考试啦...个人觉得管理这种学科是最空泛的了,重

  在个人的实际体会,经验...本科就读管理专业或许收获不大,你可以在本科期

  间选择金融,财务等基础知识教扎实的学科,这样在你读完MBA时,你以前所学的

  展开全部看清MBA真相?MBA断送商业领袖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选择MBA的理由升迁?高薪?创业?还是立志成为未来的CEO?既然1000个人的心中有1000个哈姆雷特,那么每个选择MBA的年轻人自然也有属于自己的光荣与梦想。想进500强企业:Ricon毕业于国内名校,英文底子非常好,他的目标是进入世界500强企业,但是苍白的简历并不能使他如愿。如何给简历增加分量,他想到了出国读MBA。为了纯粹追求自己的梦想,他几乎把工作外的所有时间都用来为MBA的申请做准备,准备GMAT、准备PS、准备Essay……出色的英文功底让他的申请非常顺利,Ricon如今离他的目标仅一步之遥。弥补管理知识盲点:做了8年销售的Jason终于爬上了区域销售经理的宝座,但是他发现除了销售外,对很多管理者需要的知识几乎一无所知。财务、人力资源、物流……Jason的视野里一下子出现了数不清的盲点,而这些盲点恰恰是制约他再往上攀升的阻力,痛苦不堪的他几乎想尽了办法也无法走出困境,选择MBA也许是他惟一的出路。

  寻找职业发展之路:Leon的职业生涯属于典型的布朗运动,转换职业根本没有规律可言。从导游到PR、从人事助理到销售代表,Leon的工作换得非常勤,但是始终挣扎在底层,缺乏明确的目标是他无法突破职业瓶颈的根源所在。听从了朋友的建议,Leon选择了一所国内知名的商学院,他希望通过MBA来指引未来职业的发展道路。

  镀层MBA的金更时髦:和同龄人相比,Vivian的家境条件非常好,她也一心想去海外镀金。原本学工商管理的她除了MBA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尤其是在MBA热潮尚未退去的时候,似乎没有比出国读一个MBA更时髦的事情了,何况区区几十万的学费她也能负担得起,那么有什么理由不读MBA呢?

  的确,读MBA并不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对MBA学生调查的不完全统计,“转换或拓宽就业领域”和“个人职业发展”是大部分人选择MBA的最主要原因。除此以外,“提高薪水”、“建立职业交流网络”、“创业”等等也被列为重要原因。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冀望通过读MBA“成为未来的商界领袖”。

  一国内顶尖大学商学院校友聚会时,一干正在就读的MBA学子们慷慨激昂,宣扬自己的职业目标就是做未来的商界领袖,且大有非他们莫属的豪情。而早已毕业的师兄师姐们则默不做声,因为他们正在为商界领袖们打工,领着一份还不算微薄的工资而已。

  “MBA和商界领袖,理论上不是没有关系,实际上却几乎没有关系。因为商界领袖很少有学MBA的,而最有可能的情况是:MBA给商界领袖打工。”零点调查集团董事长袁岳毫不客气地给MBA们泼了一盆冷水。在他看来,这些所谓国内知名的商学院在教学思想中犯了双重错误——学生被误导入领袖之想,而实际上连匠术也没学到。所以在校园里做凌云梦,出了校门连个泥饭碗也难拿到。“领袖所需要的是认识社会规则的社会知识,而系统管理知识乃为规范体系的操作者使用。”袁岳指出,MBA不等同于CEO,就像法学硕士不等同于大律师、官一样。

  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曾在耶鲁大学2000届毕业典礼上做了一个令人回味无比的演讲:“请你设想这样的情况:从现在起5年之后,10年之后,或30年之后,今天站在你左边的这个人会是一个失败者;右边的这个人,同样,也是个失败者。而你——站在中间的家伙,你以为会怎样?一样是失败者。失败的经历,失败的优等生。说实话,今天我站在这里,并没有看到一千个毕业生的灿烂未来。我没有看到一千个行业的一千名卓越领导者,我只看到了一千个失败者。

  现在,我猜想你们中间很多人,也许是绝大多数人,正在琢磨“能做什么?我究竟有没有前途?’当然没有。太晚了,你们已经吸收了太多东西,以为自己懂得太多。你们再也不是19岁了。你们有了‘内置’的帽子,哦,我指的可不是你们脑袋上的学位帽。2000年毕业生,你们已经被报销,不予考虑了。我想,你们就偷偷摸摸去干那年薪20万的可怜工作吧,在那里,工资单是由你两年前辍学的同班同学签字开出来的。

  事实上,我是寄希望于眼下还没有毕业的同学。我要对他们说,离开这里。收拾好你的东西,带着你的点子,别再回来。退学吧,开始行动。我要告诉你,一顶帽子一套学位服必然要让你沦落。”

  埃里森的言词固然过激,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在传统的、固化的教学模式下,今曰的MBA要想成为明曰的CEO,概率实在小之又小。那么,在极小概率中读了MBA且成为商界领袖的人是些怎样的人呢?

  前述哈佛的那项调查固然让人沮丧,但是终究还是有3%的“异类”笑到了最后,那么究竟是何种原因使他们在一大群聪明人当中坚持到底并最终脱颖而出呢?

  <总裁谢劲波自2001年以来接触过近千位有志于读MBA的申请人,他认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读MBA的理由,但是最终能成为商业领袖的却注定只能出现在那些始终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人”的那类人中。至于因为职业发展到一定地步,需要通过读MBA来完善知识结构;借此寻求转机,希望通过MBA来指引未来职业的发展道路;甚至仅有梦想就稀里糊涂选择MBA的人,想走得远一点会很难。

  目标明确者,很早就制定了进入世界一流商学院的目标,也为此提早做好了准备,在学习的过程中也始终如一地坚持自己的目标。坊间明证之一,便是如今前程无忧的掌门人——甄荣辉。这个出身贫寒的香港人在成为HP的销售冠军后,放弃了30万港币的年薪和稳定的工作,将全部积蓄都用作了念MBA的学费。他选择的是法国的INSEAD商学院,这是一所不逊色于美国任何一家商学院的欧洲顶尖学府,虽然学制仅为一年,但是学费却并不便宜。对于甄荣辉来说,这无疑是一场赌博,作为销售状元,他在HP的发展前景光明,放弃这样让人羡慕的环境,而去追求一个未知的结果,风险未免有些大,但是一心想成就事业的Rick还是坚持下了价值百万的赌注。无论是毕业后拿15万美元起薪转行做了管理咨询,还是曰后成功运作前程无忧上市坐拥数亿身家,他始终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目标明确如斯者,想不成功也难.

  同样举哈佛商学院的例子,早在1949年,那里曾经走出来一大群后来叱咤美国商界的领袖级人物——包括把强生变成家喻户晓的品牌的吉姆·博克,带头进行个人电脑革命的施乐公司彼得·麦克科洛,把“价值投资”带到华尔街、创建空前成功的共同基金的比尔·卢恩,将布鲁明黛尔百货变成时尚代言人的马文·特劳伯……1949届的哈佛商学院毕业生是个独特的群体,其中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最终成为商界领袖,并为20世纪90年代美国的繁荣奠定了基础。究其原因,发现他们大部分为二战,曾经席卷诺曼底海滩和南太平洋岛屿。他们本身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转战商场犹如转战战场,许胜不许败是他们惟一的信条,因此他们能在商界中脱颖而出也不足为奇。战争是极端竞争的场合,这里训练出的能力,对获取商业竞争胜利起极关键的作用。可以说战争洗礼是49届MBA大规模成为商业领袖的必要条件,后人常常会用他们的例子来说明MBA能造就商业领袖,可谓误导。

  MBA是聪明人玩的游戏,但聪明人却未必能玩到最后,MBA也许真的是“天才的坟墓”,但是有些雄心壮志终究不会被埋葬。